【晉越集運】 【晉越集運】 
社評:美國產業政策能否奏效
//www.CRNTT.com   2020-10-16 00:02:30


  中評社北京10月16日電(評論員 喬新生)日本《產經新聞》11日發表《美國轉向國家主導的產業政策》文章,認為美國一直奉行減少政府對市場幹預的自由主義經濟政策,可是,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,美國正由國家主導制定產業政策,美國國會有可能會啟動振興美國經濟的立法,這標誌著美國經濟實現轉型。

  這篇文章列舉的事實是,美國為了振興自己的製造業,成立總額高達150億美元的基金,用來吸引企業在美國國內興建半導體工廠;投資120億美元用來支援國內相關機構在製造業領域開展技術研發工作;為確保美國國內擁有完整的半導體供應鏈,計劃設立7.5億美元的基金,確保美國半導體產業快速發展。考慮到上個世紀80年代,美國為了壓制日本半導體產業,禁止日本向美國出口半導體產品,對日本半導體生產企業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税,日本關注美國產業政策絲毫不令人感到奇怪。

  事實上,只要回顧美國經濟發展歷史人們就會發現,在美國不長的發展歷史中,美國政府一直執行產業政策,美國所謂自由主義經濟發展模式,只不過是美國經濟學家的臆想。

  上個世紀20年代末期,世界金融危機爆發之後,美國羅斯福總統上台執政,制定了一系列振興產業政策,這些政策上升為國會的法律,推動美國經濟快速發展。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總統里根強調發展所謂自由資本主義的重要性,認為“政府是問題”。但恰恰是這位美國總統,組建了由美國學術界和美國工業界代表組成的“美國總統產業競爭力委員會”,該委員會的首要職責是,向美國總統提交政策報告,以確保美國產業政策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規律。“總統產業競爭力委員會”提交的報告中,充斥著的要求美國聯邦政府向美國研發機構提供資金、保護美國國內產業免於受到不公平貿易損害的內容。

  作為美國里根總統的忠實信徒,特朗普總統制定的一系列政策,實際上是繼承里根總統的產業政策。不論是要求美國投資者必須將投資中國的企業撤回美國本土,還是對其他國家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税,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全面振興美國的製造業。雖然特朗普口口聲聲反對上屆美國總統奧巴馬推出的一系列政策,但是,特朗普所作所為説明,在美國重新回到工業化社會問題上,特朗普與上屆美國總統一脈相承。

  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,是因為美國進入後工業化社會之後,美國經濟已經出現了非常嚴重的空心化現象。美國中西部地區工業凋敝,失業人數不斷增加。美國中低收入白領階層迫切希望改變現狀,讓他們家鄉的工廠煙囱重新冒煙。

  可是,美國資本正迅速流向美國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城市,美國東部地區華爾街金融市場異常繁榮,可是,美國廣闊的腹地,經濟卻一蹶不振。更令人感到擔心的是,美國是一個現代農業國家,由於美國總統決定對農產品進口大國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税,結果導致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國家減少進口美國農作物。雖然中國出於戰略考慮,恢復進口美國的農產品,利用自己充裕的美元外匯,大量採購美國農作物。但是誰都知道,如果美國政府全面惡化與中國的關係,那麼,中美兩國農產品貿易隨時都可能中斷,美國中部地區農場主有可能會陷入萬劫不複的深淵。正因為如此,美國中低收入階層迫切希望特朗普貫徹落實競選綱領,大力發展工業和現代農業,振興美國的製造業,因為只有這樣,才能確保美國中低收入階層重新找到工作崗位,也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真正回到工業化國家行列之中。

 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產業政策在一段時間內的確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。蘋果公司著名產品組裝企業富士康宣佈在美國投資修建工廠。富士康美國公司所在地州政府決定向該企業提供40億美元的税收補貼。可是,富士康美國公司負責人經過一系列分析論證之後,驚訝地發現,如果在美國投資設立工廠,大量零部件必須從中國進口,零部件供應根本無法保證,因此,決定縮小投資規模,從數百億美元的投資減少為幾十億美元的投資。富士康公司希望通過這種方式,降低風險,減少可能出現的虧損。然而,對美國總統和美國州政府來説,如果富士康不能兑現當初的承諾,那麼,州政府不可能向富士康美國公司提供税收補貼。富士康一方面希望得到州政府的税收補貼,可是另一方面又不願意加大投資,雙方已經簽署的協議無法執行。富士康美國公司希望得到美國聯邦政府和美國州政府税收補貼,享受税收優惠待遇,可是,投資規模卻大幅度減少。在這種情況下,富士康能否與美國的州政府以及美國聯邦政府達成新的協議,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持續觀察的問題。

  毫無疑問,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工業國家。美國之所以能夠建造世界最先進的航空母艦和隱形戰鬥機,從一個側面説明,美國擁有先進的技術,同時擁有充裕的資金。美國華爾街資本市場可以從世界各地籌措資金,幫助美國發明家實現自己的夢想。可是如今,美國缺少的不是資金,因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可以隨時開足馬力發行鈔票,美國缺少的是創新或者説是新的科學技術發明。

  如果美國在科學技術領域出現重大突破,那麼,美國仍然會站在世界科技前列,催生新的產業,創造豐厚的利潤。美國科學家已經開發出可以在人體內部自由遊動的機器人,這種機器人可以將藥物準確地推送到身體的任何部位,也可以實施各種微創手術。考慮到美國在基因技術研究方面已經走在世界前列,人們有理由相信,美國未來有可能會在醫療保健領域出現奇跡。

  但令人感到納悶的是,面對新冠病毒,美國醫療科技領域卻束手無策。這究竟是因為美國醫療科技企業認為無利可圖,不願意投入巨資從事研發活動,還是因為美國醫療科技發展路線出現問題,面對美國國內不斷出現的病毒擴散現象,美國醫療科技領域的科學家們被束縛手腳。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美國在控制病毒疫苗方面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。雖然美國總統接受治療之後,短期內已經產生抗體,但是,對於美國絕大多數居民而言,仍然生活在病毒擴散的恐懼之中。如今美國病毒感染人數世界第一,死亡人數世界第一,這對於美國這樣一個科技強國來説,無疑是絕妙的諷刺。

  美國聯邦政府制定的產業政策,毫無疑問具有針對性。但是,正如一些科學家所指出的那樣,歷史上所謂“民主國家”制定的產業政策,在實施過程中都會面臨效率低下的問題。換句話説,美國聯邦政府並非沒有產業政策,包括控制重大疫情、研製疫苗的產業政策,但是,美國政府在產業政策推廣過程中,可能會面臨無處下手的窘境。這一方面是因為美國是一個自由資本主義國家,美國企業不可能唯美國政府馬首是瞻,他們必須優先考慮自己的商業利益,如果利益得不到有效地滿足,他們可以採取一切方式規避美國聯邦政府的產業政策。另一方面,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國家,美國各個州政府可以執行美國聯邦政府制定的產業政策,也可以拒絕執行美國聯邦政府制定的產業政策。如果美國各個州政府拒絕配合美國聯邦政府,甚至對美國聯邦政府的產業政策嗤之以鼻,那麼,美國聯邦政府制定的產業政策有可能會被高高掛起,不可能落到實處。

  可悲的是,美國自由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以及美國民主聯邦政治體制,使得美國在控制重大疫情方面顯得笨拙無比。美國總統特朗普虛張聲勢,把自己比喻成“啦啦隊長”,不願意向美國民眾報告實際情況,結果導致美國成為病毒擴散的重災區。特朗普的浮誇和顢頇導致美國成為世界各國嘲笑的對象。對於美國這樣一個世界第一強國而言,這是一個無法原諒的錯誤。

  不過,左右美國政治的不僅僅是美國的經濟。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,鹿死誰手,尚未可知。現在美國總統已經決定公佈上屆美國政府的檔案,如果上屆美國政府為了掩蓋外交失敗,在國際舞台上從事一系列陰謀勾當,那麼,公佈的檔案有可能會讓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措手不及。

  對於美國總統選舉,中國公民抱有很大的興趣。但是,中國社會各界必須充分意識到,無論是美國共和黨總統上台執政,還是美國民主黨總統競選勝利,都無法改變中美兩國長期博弈的事實。這是因為美國已經把中國作為戰略對手,美國朝野的普遍共識是,中國將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。中國經濟總量和中國經濟發展速度決定了,中國一定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。因此,美國不遺餘力給中國製造麻煩。無論是民主黨總統上台執政,還是共和黨總統繼續待在白宮,中美兩國關係不可能發生實質性變化。中國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,應對可能到來的各種挑戰。

  美國總統制定的產業政策毫無疑問是為了改變美國經濟狀況。如果美國重新回到製造業競爭行列,那麼,中國作為世界第一製造大國,與美國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。中國無法改變美國的產業政策,但是,中國希望美國能在規則基礎上與中國公平競爭。重新發展製造業,可能是美國選擇的正確方向。但是,美國能否振興自己的製造業,中國只能送上美好祝福。


    相關專題: 中評社社評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【晉越集運】 【晉越集運】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